语言选择: 繁體中文

行业资讯

车险费用如果不监管,市场将会怎样?

车险费用要不要监管,是一个经典不衰的话题。我们姑且把持不同意见的人分为两类:
 
 
 
一类是市场派,认为市场的归市场,市场会有自我调节的功能,监管管好偿付能力就行;一类是监管派,认为金融产品就是要监管的,包括市场费用。
 
 
 
这是一个宏大的命题,涉及到很多问题,各人都没办法用上帝视角给出一个完美的答案,今天我们不妨假设车险费用完全由市场来调节,最终会走向何方。
 
 
 
在这之前,假设我们对这两个前提有共识:
 
 
 
一是产险公司不是真正市场化的主体,大部分的保险公司是国有体制,干部的任命很多时候就是行政命令,外行指导内行的情况比比皆是;分支机构的经营评价体系很多脱离经营情况本身,或者说场外因素很多。
 
 
 
甚至很多主体公司经营就是做数据文章,比如换届了,未决赔款多提一些,来年就多盈利,比如经营亏损了,干脆把车险业务停了,然后靠上年的已赚保费,把利润做起来了,这叫“转型成功”,等这个红利结束了又重启业务,这时已决赔款还没产生,当年的账面利润又好看了。
 
 
 
所以车险存在着成本或利润价格的传达不适切的显著特征。
 
 
 
二是车险市场不是真正市场化的市场,很多业务包括机关单位车辆保险仍然是资源性业务,相当大的市场份额被大公司垄断。
 
 
 
很明显,车险市场具备市场失灵的两个重要原因。
 
 
 
因此,如果车险费用不监管,很有可能出现以下情况:
 
 
 
一是中小公司被碾压。如果我们回头看车险中小公司发展的黄金时期,基本上是2009年七十号文发布到第一次费改前这段时间。因为一是监管摁住了大公司的冲动,二是当时车险中介化程度不足,中小公司建直销队伍,利用信息不对称和价格优势,赢得了空间。
 
 
 
现在的中小公司直销队伍已七零八落,市场信息高度发达,单均保费下降造成实际价格优势降低,如果这时没有费用监管,大公司一旦发力,中小公司会完全被碾压;
 
 
 
二是保险公司基层生态被完全摧毁
 
 
 
监管机关不停地整顿市场,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保险公司管不住基层机构的市场行为。在现在的管理体制下,如果放开费用监管,市场会沦为赌场。即便是目前的监管环境,顶风超标投放费用的案例比比皆是。有人会说如果上级不拨费用不就行了,那真是TOO YOUNG,因为分支机构上下级之间台面下有各种错综复杂的利益纠葛,台面上有各种难以规范的标准。
 
 
 
这样就会出现费用亏空、员工待遇下降、客户服务变差等情况,从而引发一系列的问题。即便监管管好偿付能力的红线,因为数据不真实,以及数据滞后性等问题,仍然无济于事。
 
 
 
近几年的车险市场就像股票,一路上扬,到一定程度,监管出手,类似“熔断”机制,然后在底部盘整一小段时间,再慢慢上扬,直到下一次“熔断”出现……
 
 
 
我们期待的市场调节一直没有出现。
 
 
 
管,会引来行政干预的非议,并且事实上造成数据不真实,形成风险的“堰塞湖”,不管,就可能出现上述情况 。管与不管都难,大概只有两权相害取其轻了。就像情歌里唱的:
 
 
 
“在爱与不爱间来回千万遍,哪怕已伤痕累累,我也不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