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选择: 繁體中文

行业资讯

车险综合改革什么时候落地?谁受益谁出局?

2020年春节前夕,在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银保监会副主席黄洪表示银保监会正在制定车险综合改革的具体方案,将在2020年适当的时机正式实施车险综合改革。
 
 
 
我认为这里面透露两个信息:
 
 
 
1、这次车险改革不仅是费改这么简单,是车险的综合改革,改革力度之强应该是一次大版本升级。
 
 
 
2、这个适当时机,因为疫情变得扑朔迷离,「后市场张杰」之前撰文预测是7月1号,现在来看还有后延的可能性。
 
 
 
看一下2020年前2个月的保费数据,财产险公司累计实现原保险保费收入2226.45亿元,同比仅增长0.62%,其中车险保费收入1216.60亿元,同比下降5.50%。其中疫情最重的2月份车险保费收入同比下降18.62%。随着三月份人们生活恢复平静,车险保费增速有所反弹,但整体增速依然有限。
 
 
 
抛开疫情因素影响,车险本身已经到了不得不改的地步!
 
 
 
 
 
1
 
 
商车费改始末
 
新一轮商车费改起步于2011年央视曝光车险霸王条款。
 
从2011年开始计算,迄今也已经持续快10年时间,10年间可以用循序渐进(当然从我内心更希望说不痛不痒)这个词来描述。“近年来车险进行的改革只是一些小改革,真正触及根本利益的改革、触及利益藩篱的改革、深水区的改革还没有开始”黄洪副主席如是说。
 
其推进过程中依然保留了不少行政化的色彩。监管部门不但要管费用,还要管增速,所谓的市场化改革只停留于在限定区间调整费率浮动因子的层面。在这种严监管下,车险像极了被虎爸虎妈教育下的孩子,唯唯诺诺,没有自主想法,被动执行指令动作。
 
这样导致一些深层次的矛盾和问题并没有得到根治,按照银保监黄洪副主席的描述就是“市场上高定价、高手续费、粗放经营、无序竞争、数据失真的问题仍然存在”。
 
但商车费改,方向直指彻底市场化!
 
我们看到原定2020年就要实施的车险综合改革,已经抛弃了此前“商车费改”的说法,新一轮的改革深化,被称为“车险综合改革”,不仅要改革商业车险,还要改革交强险,从改革方向上,要更彻底、更市场化。
 
我们再来看下交强险,自2006年开始实施交强险以来,至今已近14年,交强险的三个问题凸显:
 
交强险持续盈利
 
交强险按照规定应该是不盈不亏,但是近年来却持续盈利,以至于很多中小保险公司出现只出交强或交强+三者的产品。
 
 
限额不能满足现有需求
 
在08年调整之后,就一直停留在12万,随着人群收入和物价上涨,显然已经不能满足目前的需要。
 
 
交强险不平衡特点突出
 
不同车型、不同属性、不同区域都产生了很大的不平衡性。交强险业务呈现私家车补贴商用车、经济欠发达地区补贴发达地区。
 
而依据国务院发布法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监管部门无权改革,所以十多年来,车险改革一直改的只是商业车险,而作为车险重要组成部分的交强险如果不能彻底实施改革,会直接影响改革效果。
 
本次改革是像深水区的一次挺进,从“商车费改”到“车险综改”预示着改革方案的风向:
 
1、车险全面市场化
 
2、交强险保证不盈不亏的基本原则下,如何进行差异化定价
 
3、商险部分持续放开自主定价
 
 
2
 
 
车险改革的四个重点方向
 
 
方向1:交强险改革
 
“商车费改”变为“车险综改”,给大家最大的悬念是交强险的改革是否正式开启。交强险的设立初衷是不赢不亏的险种,目前的现实情况是已经出现连年盈利,亏损是应该的,盈利是不正常的。
 
我认为应该是从这几个方向来改革:
 
“分项限额”:提高死亡伤残和医疗费用的分项限额
 
“差异化车型费率”:针对不同车型和经营属性,进行差异化费率
 
“差异化地域因子”:打破“一刀切”,根据地域差异引入地域因子
 
方向2:商车费改
 
基准费率水平下调:对基准费率水平进行重新计算,主要下调预定费用率、基准费率
 
费用率水平降低:基于目前有市场费用率高于50%。费改之后,预定费用率由35%降为30%,手续费率空间预计会低于15%,报行合一会更趋严!
 
行业负责制定:基准纯风险保费、无赔款优待系数、交通违法系数
 
保险公司自行制定:重点关注,自主定价因子和附加费用率
 
方向3:附加险的处理及NCD系数
 
目前的车险条款除去主险外还有大量的附加险条款,非常复杂。这也造成了车主购买车险过程决策复杂,因此将一部分附加险并入主险是个市场需求。
 
现行的NCD系数对于偶发事故的车主惩罚较重、公平性不足。在周期性和考核时长拉长去调整系数,更合理化。
 
从行业角度来看,保费下降、责任扩展,会导致赔付率继续走高;从三次商车费改三个省份试点推进以来,行业哀嚎一片,保费收入增幅下降、甚至出现负增长;保单成本上扬,预计今年将会更明显。
 
在车险产品准入采取备案制与审批制结合,放开保险公司自主定价权。UBI、新能源、延保等创新产品的机会就来了。
 
方向4:监管路在何方
 
费改推进以来,尤其是2019年,车险领域的各级小伙伴都处在“极度分裂”的状态中。监管侧重点在经常变化,一阵盯费用率、一阵又限制增速、翻过手来又进行配额......
 
虽然力度在持续加强,但依然是治标不治本的方式。既然保费下滑已成大势所趋,增量变存量也成事实,不妨形成一个阶段公约,大家集体放弃一个阶段价格战,各自留出一个不考核保费KPI的时间。快速改革,从顶层设定完整一致的监管标准、尺度和要求,属地监管部门主要负责执行政策。用半年时间把市场乱象通过改革扭转过来。当然,这也就是说说,白热化竞争环境及体制下这个只能发生在梦里。
 
 
3
 
 
车险综改,谁会受益?
 
基于以上判断,我认为保险市场会对现有渠道的冲击:
 
1、中小型代理,即保费规模不大,通过保费差价高返佣生存的空间变小。做保险大宗B2B交易的那层短期受影响小,后期会越来越难受
 
2、车险越来越场景化,车险会越来越下沉到几个销售场景中,这样事半功倍
 
3、车险承保越来越兼业化,越来越多的代理公司放弃车险作为主业务。而越来越多的代理人会把车险作为兼业(非主业)
 
4、4S店曾经是保险公司最好的合作伙伴,保险公司垂涎4S店的新车保险规模,4S贪恋保险公司的理赔、返修政策。可是这个默契现在因为新车下滑给打破了,而且似乎是不可逆的
 
5、“营养不良”的独立后市场,理应扛起这个重担。最终和保险公司博弈出一个新的“类4S店体系的平衡”。